宣城施氏家训家风
发布时间:
2017-05-12
文章作者:
发布人:
皖研中心
浏览次数:

(一)

王风久颓缺,大道日浸微。孔辙岂不迩,百家争路驰。吾宗肇东鲁,七十肩相随。在汉显经学,雠也博士师。士匄扬其波,先后同声施。世远存本根,后劲振先绥。微言绍天学,高步追宣尼。讲肆群响臻,周游遂忘疲。闲先恢孟辩,排异搴韩旗。磐折劳公卿,闳声蜚布衣。辍餐饷窶士,商歌长乐饥。德音绍爼豆,奕叶流风徽。——《述祖》

解读:

“吾宗肇东鲁,七十肩相随”:宣城施氏出自姬姓,是周公旦后代。周武王之弟姬旦辅佐成王,其子伯禽封于鲁国,传十二世至惠公。惠公一子名叫尾生,字施父,为施氏一世祖,传至十一世孙施子恒,为孔子的学生。“在汉显经学,雠也博士师”:十九世孙施雠在汉宣帝时任太常博士,他博览经书,对《周易》有深入研究,著有《易经》十二篇、《易经章句》二篇,于是《易》有“施氏之学”。公元前51年,施雠与众多学者辩论五经同异,他舌战群儒,雄辩滔滔,一时名声大噪。唐天宝年间,施氏第四十四世孙魁三教授宣城,见宣城风俗淳美,兵燹鲜至,“遂于卫前而家焉”,施魁三即是宣城施氏始迁祖。

(二)

前徽洵卓茕,望古忧长叹。惜不逮师孔,翱翔洙泗间。遗言满笥箧,丧乱悲缺残。生世逢百罹,营道良独难。纯孝踵曾闵,洁志厉玙璠。缠绵九族义,款恳同气欢。努力沛先泽,遗构靡不完。……修途苦促算,履顺一何愆。跪读我父书,俯仰涕潺湲。珍木多早折,上士罕长年。儒林缺传记,潜德当谁宣。

——《述考》

解读:

施察感叹施氏前代理学家风卓著。可惜不能跟随孔孟,在洙泗间游学。遗稿装满笥箧,历经丧乱残缺不全。生前遭逢各种苦难,想要坚持“行道”十分困难。他行孝道,能与曾子、闵子并提,他的志向如同美玉一般。对同族情深义重,重视血脉亲情。努力发挥先辈恩泽,留下众多著述。……但天不假年,令人痛心疾首。我跪着阅读父亲的文章,眼泪潺湲不绝。从来珍木早早就被折断,上士很少有长寿。可叹儒林缺少他的传记,他的令德该向谁去述说啊!——《记父亲施察》

(三)  

读书贵闻道,静专靡不成。送子适园馆,要使心魂清。仰首接洙泗,颜曾如弟兄。余少苦贫病,饥饱依藜藿。呻吟杂占哔,洒扫锄柴荆。空楼常独宿,鬼语窥灯檠。斋居寡言笑,槁木捐百情。……汝曹今逸乐,被服暖且轻。牙签乌几净,珍木黄鹂鸣。喆匠维师友,典训禀周程。黾勉念祖德,慎勿忝平生。吐词贲文绣,

高步追六经。布衣苟若此,何必谈公卿。——《舍弟阮、两儿淳恪读书双溪》

  

解读:舍弟阮,指的是施闰阮,是施闰章叔父施誉次子。两儿淳恪,指的是施闰章长子施彦淳,次子施彦恪。施闰章教育子弟,读书重在求经问道,传承学术,并不是为了高官厚禄。读书的方法贵在专心、清静,不能贪图安逸,要珍惜青春年少的时光,积极努力,不要辜负韶华之光。辉煌的成绩必须用汗水来铸造,这对于今日青年教育,仍具有积极意义,值得借鉴。

(四)

吾家世擅理学,三传皆困诸生,一旦抗颜为人师,进退学者,吾敢以俗学负家学哉!……吾性既尽,直见千圣无不同之道;吾善既明,当使天下无不明之人。

  解读:

  施氏从施鸿猷到施察再传至施闰章,三代以倡明理学作为自己的责任,施闰章做官后,也一直没有放弃,他奖掖后进,发现人才;聚众讲学,提倡道德教化,虽然他不是阳明心学的继承者,但施闰章还是以讲学的方法,融合朱陆学说,他强调从自己做起,尽心性,人人皆可为圣人。

  

(五)

  夫家挟猗顿之富,不若藏名山之书;岁有九迁之官,不若成一家之言。子恒氏之论文也,以为年寿有时而尽,荣乐止乎其身,文章为不朽盛事,传之无穷。

解读:

功名利禄、荣华富贵,是很多人追求的目标,如果人人都陷入了名利的漩涡,这其实是一个时代的没落的表现。施氏家族认为读书著说是更高的追求,任何时代,都需要这样献身学术的精英,他们的精神引领我们,在没有止境的物质之外还有“诗和远方”,带领我们走的更远,看的更宽广。

(六)

耕田求食,苦不得息。起而为吏,薄食我力,念为良吏何可得。(一解)

贪吏受钱甘如饴,身安逸乐,廉洁何为?入无以娱室家,出无以游贤豪,长者遗我心所思:何不归故乡,与妻子共餔糜。(二解)

念为贪吏,子孙愚,受人嗤。念为廉吏,子孙虽贤,常苦饥。嗟彼子孙谁何人?丈夫各有志,何当为尔作计,身受恶名为?(三解)——《慷慨歌》

  

  

(七)

徇一情,失一士,吾宁弃此官,不忍获罪于名教!——《施氏家风述略》

  

(八)

奖进士子,拳拳如恐不尽;小有冤抑,必委屈呵护之,曾不肯作威学校,以媚权要。——《聊斋志异·胭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