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城许氏家训(十则)
发布时间:
2017-05-25
文章作者:
发布人:
皖研中心
浏览次数:

(一)孝悌忠信,人道之大贤,孩提之童,无不知爱亲敬兄。而爱亲敬兄无一念不发轫真切处。凡为人子、为人弟,须随分尽礼,到处体认。遇父则思孝,遇长则思悌。诸凡应事说言,无不以一点真实之心贯之。庶人为全人,而族称淳族矣。不则,悖逆争斗,顽狯险狡,而鬼魅其心者,众以家法治之。

(二)冠婚丧祭,礼之大者,故先儒制为仪礼,令后世遵而行之。自此礼既废,遂开后世草率之端。吝惜财物者,复目此为迂阔。吾族于婚礼丧祭,犹有俗仪,至于冠礼,不讲久矣。不知此正为人道之始,尤不可忽者。虽不能尽如古礼,亦令稍有仪节。凡告庙、告长、延宾拜跪之仪,须要举行,令儿辈亦知谨凛,成人不敢踰越。至始婚之际,亦须随其家之厚薄为繁简,不可苟且溃渎。如丧必尽诚,祭必尽敬,出于为人子孙,一念真切不可懈于其心者,恶得视为轻忽以自沦于草率?慎之!

(三)治生之道,无踰“勤俭”二字。古云:一夫不耕,或受其饥;一妇不蚕,或受其寒。老氏三宝,俭居一焉,勤俭之益于人大矣。吾族滨于湖,可治生者不一,然耕织为作业之本,故必思前何以守先业,后何以支一身。无怠朝,无宁夕,谨勉生事,令有担石之余。至于饮食、宾客、仪币之须,尤当谨其出入,塞其耗蠹。百日勤之而一朝费之,不可也。

(四)古之耕者未尝不读,盖耕以治生,而读以明性,故古之豪杰多奋迹于陇亩之中。后世此义不明,读则不能兼耕,而专力于耕者,往往以读书为迂务。故虽家称殷饶而明礼义、识时务者无几。及劝之读书,则曰:“读书难而吾命奇,不能取利薄书。”不知吾之所谓读书,非专为攻文词取青紫也,正欲明礼义、识时务,以为一乡之善士云。而今当视耕读为一事,凡有子弟,皆令读书。作文可以上达、可以去鄙,庶乎务本之中得成人之道,而科甲之绪,或有继之者。

(五)人之所忧者,祸患;所喜者,福泽。不知祸福之主,天也。所以召祸福之原,则在人毫发不爽。故人欲享福泽,庆流子孙,莫若厚培阴德。阴德,人所不知,而鬼神默有以鉴之者。要只在存一念好心,与人方便,可与天地鬼神相对耳。今人往往存不好心,行不好事,信地行去,薰炙一方,人遂以豪杰称之,而不知有识者已知其祸应不在其身,则在其子孙矣,有能逃其万一乎?凡我族人宜识此意》

(六)丧家莫甚于讼,只因小忿不能制遏,遂彼此纠纷不可解结,故曰:绵绵不绝,遂成罗网;涓涓不绝,遂成江河。语其始之,当慎也。且讼与亲邻且不可,况族人乎?讼而不胜,讼之何益?讼而即胜,讼亦何益?凡族有不平之争,须忍情抑性,以理自谕,以理谕人,果不可谕,然后禀明宗长,听家法公处。吾理信直,人自听服,苟真心求释,人岂木石其心?何必偃蹇公庭,自贻屈辱,自贻后悔?

(七)君子以万物为一体,况同族乎?敦族之道,不外“和敬”二者。吾族既侈,非可朝夕继见。故有邂逅相遇,一拱手而外即索然无余者有之,不知迹有睽隔,情不可疏,理不可间。故必有亲爱之意,蔼然出于由衷,然后谓之真“和敬”,而族有不归于敦睦者,未之有也。今妇道之所谓“和”者,诡随之曰“吾能和”。所谓敬者,体貌之曰“吾能敬”,一遇小利害,辄反眼不相认,非吾所谓“和敬”也。斯人无往而不乖戾者,族奚藉有若辈?

(八)万化之原,始于闺阃。女德不可以不慎,妇道不可以不娴也。古者男女五岁不同席,女子夜行必以烛,谨内外、严出入,以杜淫佚之端也。故族之妇女须令攻于纺织,恪于饮食,无有闲旷之时,如登山赛庙、佚谑游荡、出入不谨之习,皆以启败乱之端、伤风化之原,不可也。且妇之端谨、放恣,又后之昌炽,败坏所系。未有端谨之妇,后之不昌,家之不成;亦未有纵恣之妇,后之或贤,家之能成。是尤不可不慎也。然妇之不淑,每由为之夫者,溺惑以佐其悍耳,遂至悖乱凶狠,无所不至。故曰:“形正影正,盆圆水圆”,其责尤在男子。昔有兄弟数世同居,人问之,曰:“无听妇人言”。此为至谕,族其勖之。

(九)嫖赌乃丧身亡家之媒,干法重罪之大关也。人多陷此而不悟,何哉?先以有钱做漫,后以扳本迷心,以至家给不足,衣食不敷,又不甘束手待毙,不知作何究竟,语云:“床头黄金尽,壮士无颜色”。况无知鼠辈乎?渐而穿窬,流入盗党,陷身缧绁,累父母、辱妻子,宗室兄弟牵连累害,小则杀身,大则灭门,眼前覆辙,历历可戒。凡我子孙,当思祖父创业之艰难,自己守成之不易,不可轻信棍徒圈囮入套,啮脐莫及,思之慎之!

(十)祠祭所以尽人孝思焉,得不敬古者,每食必荐,四时皆祭。今此礼不行,仅以春秋二期拜祭其中,切不可视为故事,漫以心尝而意怠焉。故必临祭日,凡呼喝、拜起、酌献、骏奔之役,须虔束此心,倍加凄怆俨惕,不可有跛、哗笑、怠缓之习;如临祭不到者,前有申罚矣。兹与族约,即至案前,而有不恪不恭者,罚亦如之。

  

  解读:

  《许氏家训》订立于万历庚子年(1600),当时许氏宗祠刚刚落成,便重订家规,共有十条,内容广泛,自成体系,相当成熟,质量很高。儒家的思想已经融入家族内部,成为家族发展的重要精神指导。孔子弟子有子曰:“其为人也孝悌,而好犯上者,鲜矣;不好犯上,而好作乱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,孝悌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!”许氏家训强调以“孝悌”为本的观念,注重对宗族成员的约束,也反映了明末时期,封建制度日趋衰落,上层社会腐朽不堪,一些有识之士转而注重下层社会假设,讲求乡约成为普遍社会的风气,其目的以加强基层宗族社会的稳定来维护社会的稳定,宣城市心学后期讲学的重地,学者往往借助大族来宣讲道德观念,宣城许氏家族虽不是簪缨之家,但以耕读传家,子孙兴旺,其家训之美功莫大焉。以三纲五常来看,“三纲”应该摒弃,而“五常”宣扬的仁、义、礼智、信,仍然具有价值,放之四海皆准,这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积淀,是我们的文化软实力,我们有责任将之传承、弘扬。